您好!欢迎来到广州11选5玩法!

广州11选5玩法

主页 > 广州11选5玩法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86-10-56658500传真:+86-10-56658501邮箱:investor@dede58.com

广州11选5计划【光大固收】企业的金融资产该如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19-06-20

  本订阅号中所涉及的证券研究信息由光大证券601788)固收研究团队编写,仅面向光大证券专业投资者客户,用作新媒体形势下研究信息和研究观点的沟通交流。非光大证券专业投资者客户,请勿订阅、接收或使用本订阅号中的任何信息。本订阅号难以设置访问权限,若给您造成不便,敬请谅解。光大证券研究所不会因关注、收到或阅读本订阅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光大证券的客户

  金融资产对财务报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净资产与净利润的影响。不同科目以及计量方法对企业的影响与对财务报表的影响路径有所差异,关注点亦有所差异

  交易性金融采用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直接影响当期净资产、净利润,无需计提资产减值。关注点在于:交易性金融资产占比较高的企业,受公允价值的波动影响较大,尤其是非金融企业的盈利,无法体现主营业务的经营情况

  允许公允价值计量、成本法计量的同时存在。同时区分持有期、减值、处置不同阶段对企业的影响。关注点在于:如果企业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占比较高,且主要为公允价值计量,则影响当期的净资产;处置时影响净利润,因此还需要关注处置时间点的选择。如果成本法下,则可能出现突然大幅减值,影响净利润,对减值的预测难度较大

  持有至到期投资采用实际利率法,以摊余成本计量,并且计提减值。关注点在于:持有至到期投资往往是委托贷款、信托等,资产的透明度较低,此外,持有至到期投资可能通过重分类进入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2017年3月31日,财政部发布《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财会[2017]7号),对金融资产的计量及相关要求进行修订,首批执行企业的起始时间为2018年1月1日。为了便于区分,我们将该修订执行前后的准则分别称之为旧准则与新准则

  旧准则下,金融资产主要涉及4个科目:一是交易性金融资产;二是贷款和应收款项;三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四是持有至到期投资

  1) 交易性金融资产:企业持有这些资产是以赚差价为目的,可以理解为企业闲置资金管理,短期理财投资。主要的特点在于流动性高,便于企业短期持有。交易性金融资产投向类型较为丰富,整体上涵盖流通性较好的股票、债券、基金类理财;但从投资比例上看,大部分企业以债务工具投资为主

  2) 贷款和应收账款:前者主要指金融机构由于对其他企业贷款而形成的债权,后者主要指企业在经营活动中产生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也属于基于合同关系产生的收取现金或其他金融资产的权利。但这两项资产和企业的主营业务更为相关,且分析方法与其他三类金融资产不同。因此,对于贷款和应收账款这个科目,本文不做探讨

  3)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兜底科目”,包含企业既不以投机交易为目的,又不以持有至到期为目的的金融资产,在报表附注中一般会有更为详细的资产信息披露,是值得格外注意的科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主要为债务工具、权益工具(上市公司股票、非上市股权)、信托、资管计划等

  4) 持有至到期金融资产:是指到期日固定、回收金额固定或可确定,且企业有明确意图和能力持有至到期的非衍生金融资产,通常有债券投资、委托贷款、协议投资、信托产品等

  小结:除了贷款和应收账款,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三者既有关联又有区别。关联体现在,这三者都是企业财务投资的体现,目的在于投资获利,资产的分类相互比照。区别在于企业的持有时间、持有目的还有产品本身的合同现金流量模式。相较之下,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构成更多样,复杂程度要高一些

  新准则要求对金融资产进行重分类,调整为3个科目。一是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二是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三是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

  相对于旧准测而言,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是变动较大的科目。按照新准则规定的“业务模式+合同现金流量模式”的判断标准重新确定,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可能更多会分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或“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

  新准则的执行范围随着时间推移逐步扩大。在境内外同时上市的企业以及在境外上市并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或企业会计准则编制财务报告的企业,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其他境内上市企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执行企业会计准则的非上市企业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后续对金融资产相关科目进行分析时,需要关注企业执行的时间点。由于大部分企业启用新准则的时间是2019年1月1日后,且财务数据的披露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本文主要沿用旧准则下的科目分类进行讨论

  金融资产对财务报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净资产与净利润的影响。对于不同的科目,根据持有性质以及价值评估方法不同,因此采用公允价值法以及成本法予以区分。不同科目以及计量方法对企业的影响与对财务报表的影响路径有所差异,关注点亦有所差异

  交易性金融资产的流动性较好,公允价值便于获得,因此采用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直接进入当期损益,无需计提资产减值。通过公允价值变动和股利、利息带来的投资收益影响利润表与资产负债表。公允价值的变动同时影响当期净资产、净利润,但持有期以及处置时,会计分录进入的科目有所差异

  交易性金融资产主要是短期投资,公允价值的波动对业绩的影响较大。例如,2018年我国股票市场大部分标的价格下跌幅度较大,权益类交易性金融资产占比较高的非金融企业的盈利随之表现为大幅下跌

  上海莱士近几年来的净利润率波动较大,其中2018年出现大幅度下跌。实际上,上海莱士主营业务的经营较为稳定,该净利润率的波动并未体现主营业务的经营情况。波动的主要原因在于,2017年可供交易金融资产为31.3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21.7%,2018年由于处置损失、公允价值下跌导致可供交易金融资产减少至3.27亿元,减少金额约为28亿元。其中,交易性金融资产处置导致投资收益亏损11.25亿元,占利润总额比例为64.06%,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8.70亿元,占利润总额比例为49.52%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分为债务工具和权益工具。其中权益工具的计量允许公允价值计量、成本法计量的同时存在:公允价值主要适用于上市公司股票,而对于无法可靠获得公允价值的权益工具及与其挂钩的衍生品采用成本法计量

  值得注意的是,当采取公允价值进行后续计量,公允价值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影响净资产,不影响当期净利润。在这种计量方法下,直到终止确认时才影响净利润。当采用成本法进行后续计量时,需要通过计提减值来体现资产价格的大幅下跌,减值影响净利润。相关的会计分录如下

  贷:其他综合收益(或借方,从所有者权益中转出原计入其他综合收 益的累计公允价值变动金额)

  从会计分录可以看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直到发生减值或是终止确认时才会影响企业当期损益,这给了企业调节利润的操作空间

  1) 持有期,公允价值变动对净资产的影响。与交易性金融资产类似,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的变动也会造成企业净资产的变动,但是不影响当期利润

  申能集团长期以来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占比较高,其中公允价值变动计入其它综合收益,进而影响净资产的规模。2018年末,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总额688.20亿元,占总资产比重约为23%,其中公允价值变动形成的其他综合收益为364.32亿元,占所有者权益约为50%

  2) 减值的标准不统一以及可能存在延后。金融资产通常在出现重大风险的情况时才做减值公告,有一定的主观性及滞后。主观性体现在:对于重大风险的判断,企业之间存在差异,部分企业的标准是公允价值下跌20%,部分企业是公允价值下跌50%。滞后性体现在:企业认为非短期的下跌才进行减值且披露,甚至是连续下跌长达一年才进行减值且披露

  这意味着企业资产要么不发生减值,一旦发生减值可能是额度较大的。如果企业不及时披露这部分资产的情况,投资者难以及时了解资产的真实状态

  华业资本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但是其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比例在2014到2017年期间逐步走高。 2017年末,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占总资产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占比高达33.85%。如此高的投资比例,并不符合企业主营业务方向

  此外,华业资本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长期采用成本计量法,且未在年报中及时披露底层资产状况。2017年期间出现重大风险,2018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为31.4亿元。后续公告显示,该笔金融资产的底层资产是通过SPV公司投向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但应收账款逾期,造成了华业资本投资巨大损失。金融资产投资的巨额损失,引发了华业资本后续债务违约

  3)终止时间点的选择对净利润的调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不仅会在减值时影响净利润,还可以在处置时影响净利润。企业可以在比如在某个经营不佳的年份终止确认某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例如,减持股票),将累计的其他综合收益重分类进投资收益,调增净利润

  华西股份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4.79%,盈利表现良好,然而其主营业务主营业务出现亏损。净利润增加的主要原因为当期公司减持了1500万股华泰证券601688)股票,获得投资净收益7.13亿元,实现的投资收益比上年同期的0.35亿元大幅增加,进而净利润同比增加。如果没有该笔股票减持的收益,企业的年度经营将为亏损状态

  持有至到期投资主要是企业投资债券、委托贷款、协议投资等。以实际取得的成本入账,并用实际利率法计算每年的摊余成本作为账面价值,并且计提减值。持有至到期金融资产通过按实际利率计算的投资收益与减值损失影响利润表。相关的会计分录如下(以分期付息为例)

  已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持有至到期投资价值以后得以恢复的,应当在原计提的减值准备金额范围内转回,转回金额计入当期损益

  持有至到期投资往往是委托贷款、信托等,资产的透明度较低,导致投资者对这部分资产的质量难以掌握。此外,由于持有至到期投资可以重分类入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重分类日账面价值和公允价值的差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并用公允价值进行后续计量,存在利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进行利润操纵的可能,需要对相关附注加以关注。此外,持有至到期投资的减值计提也存在抵消前期虚构的收入/利润的可能。债券类投资资产减值可以转回,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存在对当期利润的操纵意图

  过去非金融企业纷纷布局金融资产。沪深上市公司2008年至2018年的10年期间,非金融企业的(可供出售+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总资产的比重持续上升。一是过去金融产品违约率较低,金融资产具有相对较高的回报率;二是布局金融资产获得混业发展优势,成为企业多元布局的思路

  风险收益原则告诉我们,在较为成熟的市场中,高收益资产往往随着高风险,否则将存在套利空间。在过去金融资产高收益似乎并未伴随着高风险,只是风险未充分暴露的体现。债券市场违约不断,金融投资“打破刚兑”是趋势。叠加金融去杠杆背景,金融资产风险或将进一步暴露

  产品结构复杂以及底层资产难以穿透。如果企业投资了非标准化的金融资产,可能面临的问题是:金融资产往往层层嵌套,交易结构复杂,对风险管控造成了较大困难。此外,部分金融产品的底层资产不向投资者公示,由此产生“信息不对称”,资产质量如何、风险高低,不得而知。是价值投资,还是价值损失?投资者难以做出准确的评估。此外,金融资产的底层资产难以穿透,还可能涉及关联方,信用风险传导

  2019年4月30日,公告显示,会计师事务对康得新2018年的年报表示“无法表示意见”。存在异议的内容较多,其中一点是关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情况:公司账面显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42.28亿元,大部分系不具有控制权的对外股权投资,这些被投资单位具体情况如何,投资是否安全、能否收回,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随后,康得新公告称,3亿美元境外发债,部分资金用于购买理财,存在不能收回的风险。按照理财协议的规定,应在2019年4月8日前返还本金和利息。截至披露日,该笔投资存在不能收回的风险,并且表示不排除存在关联交易的情况

  非金融企业的金融资产投资占比过大,将会加大企业的业绩波动,甚至影响主营业务的发展。底层资产不透明,或隐藏信用风险。因此,不仅应对资产端的把控从严,加强对底层资产的穿透审查,还需要防范风险传染